油城联盟,克拉玛依信息网,克拉玛依生活打折网,克拉玛依二手信息,克拉玛依供求信息

他的人生逆袭,比你想的还要传奇

[复制链接]
查看141 | 回复0 | 2022-8-13 11:36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8月12日,是国际青年日。 尽管联合国对青年的定义是年龄介于15—44周岁之间,但一提起青年这个词,就总会让人想到18岁。 “18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” 这是一个简单的问题,也是每个人都无法逃避的问题。 在未满18岁时,它意味着长大成人,意味着自由,意味着人生只是刚刚开始。 在过了18岁后,它意味着青春年少,意味着无穷的可能,意味着随时都可以重头再来。
18岁在每个人身上是不同的,每个人都要去找到自己的答案



苏翊鸣的18岁,是伴随着单板滑雪的冠军一起来到的。
2022年北京冬奥会上,他拿下一银一金,这也是中国运动员在单板滑雪项目中的最佳成绩。
单板滑雪的特点就是克服重力的极限,并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。

这是必须“飞”起来才能办到的事。
起飞前的准备没那么简单。在4岁时,苏翊鸣妈妈的一次偶然出门,将孩子留给正要出门滑雪的父亲,在传统叙事里,这是一个典型的天才儿童遇见天赋的故事。



从小学二年级开始,每周三的自习课他都会去滑雪,到后来不用请假,和班主任也有了默契。 小时候的苏翊鸣和别的小孩没什么不同,但上了雪道之后就变得不一样,胆大、心态稳、进步飞快,都是运动员的出色特质。 14岁的苏翊鸣,决定成为一名职业滑雪运动员。一个运动员所能遭遇的所有阻力,也都在他面前呈现出来。 在一次跳台训练中,他受伤了,从胫骨到脚踝的部分斜插着断了,很严重。



伤病,是一个运动员不可避免的坎。比起养伤的时间流逝和技能的生疏,害怕再次受伤,成为很多运动员的恐惧所在。 有恐惧,就飞不起来。 但苏翊鸣做到了,状态恢复甚至要比预想的更好。在备战冬奥的训练里,他每年超过300天都在进行滑雪练习,一周滑断过四块雪板。 在长白山没有教练的情况下,他自己摸索出了全国第一个1620和1800。直到北京冬奥会,飞起来的苏翊鸣横空出世。



在苏翊鸣夺冠的时候,有媒体评论他,说“他让人看到了一个形象新颖的中国少年所能生长出的丰富的可能性”。 这种可能性的确属于他的18岁,除了滑雪运动员的身份外,8岁时苏翊鸣还出演了徐克导演的《智取威虎山3D版》,成为一名童星。日常生活里,他喜欢在网上发布自己剪辑和配乐的滑雪视频,喜欢语言和历史,对音乐的审美也很好。



当被人问起更喜欢滑雪还是拍戏时,他的回答是“都很喜欢,都不想放弃”。
这种从内心生长出的坦然和轻盈,是苏翊鸣起飞的18岁。




如果说苏翊鸣的18岁是一部热血漫,那马虎的的少年时代则是一部治愈番。
冬奥会之后,人们记住了苏翊鸣、谷爱凌。但很多人第一次认识马虎和中国棒球队,则是在一部纪录片《棒!少年》里。
和苏翊鸣的轻盈不同,马虎受到现实的引力要大得多。 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棒球团体,强棒天使棒球基地的准入门槛只有一个,看小孩的家庭条件够不够穷,马虎就是其中一员。 在马虎的老家,他的外号叫“游侠”。由于从小母亲离家出走,爸爸也外出打工,马虎只能在街上溜达,和奶奶一起长大。



当12岁的他被带去棒球基地时,长期缺少关怀的他像一个刺猬,表达直接,少年凶猛。
他不知道怎么和人交流,更不知道棒球是什么,喜欢吃粉笔头,一言不合就动手,马虎就这样被其他队员孤立,始终无法融入进去。
有一次,球队要去上海参加活动,教练怕他惹事,就没带他,留他一个人孤零零在球场挥棒击球。
好在,棒球是一个让人回家的运动。




在棒球的规则里,击球手在击中球后,需要在最短的时间跑回本垒,才能得分。而本垒,又称家垒。
在球场上全力奔跑,成为马虎的常态。
说不清什么时候开始,马虎收起了戾气,开始渐渐被大家接纳,好像他跑着跑着,就长大了,基地也成为他的家。
其实马虎内心很柔软,他怕黑,怕一个人睡觉,在上铺的时候用安全绳把自己固定好,抱着一个叫大白的玩偶睡觉。当他们在美国比赛失利时,马虎拿着汉堡安慰崩溃的小双,说以后机会还多着呢。   

他是这么说的,也是这么相信的。
2017年,马虎进队时12岁,2022年,马虎即将18岁。

从运动员的角度,这不是一个合适的起步年龄,但对当时的马虎来说,这是最好的选择。


如果没有棒球,或许马虎依旧在老家的街道当一个“游侠”,没人在乎他的感受,任他困在谷底挣扎。但也正是棒球,让马虎有了触底反弹的机会,甚至可以飞上高空,一览繁华。
这是马虎奔向18岁前必经的路途。




每年夏天的毕业晚会,总能看到朴树的身影。
今年已经48岁的朴树,依旧带给人一种纯粹的少年感,仿佛老去的只是躯体,心脏跳动的频率,依旧和青春共鸣。



千禧年之前他唱“天真是一种罪,在你成人的世界”,十八年后他唱“只有奄奄一息过,那个真正的我,他才能够诞生”。
在他歌曲的评论里,有人写到:“世界不是那个世界,朴树还是那个朴树”。
朴树好像活在一个漫长的青春期里,当别人被磨平棱角的时候,他还留着那股年轻的劲儿。


他说,年轻人应该是狂热的,应该是轻浮的,眼睛里应该闪烁着不靠谱的光芒。
站在聚光灯下的他,拧巴、高傲、坦诚和纯粹,他笑着,他唱着,他像十八岁一样活着。
回到最开始的问题,18岁应该是什么样子的?

或许没有标准答案,才是18岁的样子。
苏翊鸣18岁时拿到了奖牌,成年亦乘风;马虎在18岁前,只能向着一个方向狂奔,别无他选;48岁的朴树,在他身上依旧活跃着青春的可能性。
人生无法拿来比较,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依旧无法忽视,有些人光是踏上起跑线,就已经用尽了全身力气。
但像18岁一样活着的人,从来不在乎。
他们相信人生是一望无际的旷野,不是轨道,也不是马拉松,没有起跑线,也没有被他人定义的终点。

他们相信18岁只是一个代词,并不决定人生,而是让人生得以启程。
他们相信总有一天人会老去,但只要心中还闪着那股年轻的劲儿,就永远处在18岁的热泪盈眶中。

每一个心为之雀跃的时刻,都是他们的18岁。
也是我们的18岁。

今天,UP青年 x 国际青年日推出了特别策划:我们18岁。
我们采访了《棒!少年》中即将18岁的马虎,和他聊了聊近况,以及对即将到来的18岁的期许和祝福。
那个曾经淘气的少年仿佛变了一个样子,他说,18岁最想干的事是请基地的所有员工和朋友们吃一顿饭。
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账号?注册

x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